书架
关山
首页

第一章 十几年前的记忆 (1/5)

  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bjxczph.com 掌》更新网站!

   “吗?”夜色老头儿指指眼新坟,浑身忍住战栗。

   “儿,黄花刚埋。”旁边三十回答扔掉烟,将铁锹递

   老熟练,犹豫:“咋S?”

   月光抬头眼,耐烦:“干什点儿钱,指望找干净?”

   记述很难,历史悠久,二关系复杂,细细描述足够堪比红楼梦。,便决定摒弃几千历史,身讲

   长春今垂老降雪,淅淅沥沥,夤夜深沉。路灯细雪随风势落,与土交融化泥水。今梦。

   关掉屋内灯,点根已经燃烧近半香,背包张黄色符纸攥住。老式录音机播放键,随熟悉腔调闭眼睛。短香燃烧产气味引场近乎感官剥离状态,令窒息。

   脑海渐渐清晰,座新坟。随铁锹泥土碰撞,棺材被撬,尸体两次,记忆却格外深刻。尸体被搬布裹,随呼吸越急促。

   “撑。”录音机声音准

   场景,眼幅模见。祠堂朝外望,两具棺材已经被抬门。棺材白布,红花。

   场阴婚。

   “叔婶儿!”黄土陶盆落粉碎。

   见。

   段记忆主目,身受,奈,绝望。忍受近乎绞刑感,直感觉五脏六腑悬空翻腾。

   “呼!”惊醒,符纸已经被识撕两半。,枕头汗水。

   掐灭燃香,知留给

  

第一章 十几年前的记忆 (1/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