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架
关山
首页

第三章 莫名消失的寿命 (1/6)

  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bjxczph.com 掌》更新网站!

   春节太平,喧嚣沉寂。浑浑噩噩六七月,终件。

   “爷,李老头咋走?”口干舌燥。实熟,少趟车才。正村头抽烟纳凉爷,

   爷吐口烟气,慢慢悠悠:“叫李屯,半屯李老头。”

   补充:“。”

   ,指:“歪脖。”

   算找方。

   李老头门口停少车,进院已经传阵阵嘈杂,伴随叫骂。紧接被踹,摔狗吃屎。浑身萨满装扮,文王鼓,典型跳

   东北信奉,尤其萨满传播比较广泛,几乎江湖骗被打应该司空见惯,干牛鬼蛇神。虽,却依旧阻止跳蓬勃展。逛条街,由此斑。

   进屋候,屋已经挤满,各愁容。房间烟雾缭绕,香。几案供奉菩萨、三清老祖,令诧异驴头挺杂。

   此次苦主李老头正躺昏迷醒,挂点滴。此刻已经干瘦比,眼窝凹陷,脸丝血色。若微薄呼吸,恐怕旁病逝许久。

   炕,穿袍,桃木剑,笨拙笑且毫章法,嘴巴嘟嘟囔囔,仔细听,倒真言,京剧二郎探母。

   ,整五百万彩票般,立即跳,颇:“陆爷,您!”耳语:“您再呢!”

   身装扮,问:“萨满嘛,怎穿身?”

   压低声音:“身便宜,七十八块包

第三章 莫名消失的寿命 (1/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