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架
为谁空流连[忠犬侍卫受]
首页

46、第四十六章 谎言 (1/4)
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bjxczph.com 掌中阅小说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

   跪地相拥,声泪俱下。

   这种事情自然不会出现在赫连倾身上。

   但作为儿子与多年未见的母亲重逢, 这种反应又实在是人之常情。

   可做母亲的若与儿子有那所谓不共戴天的“杀父之仇”, 这久别重逢的“母子情深”又该如何上演?

   赫连倾不知道。

   他找了十五年。

   他觉得自己清晰地记着母亲的样子, 又觉得脑海中那女人温柔善良的模样早已模糊。

   直到他看到眼前的女人。

   世间竟真有长得如此相像的人?

   她轻抖着双唇喃喃地唤着自己的乳名, 她蓄满泪水的眼睛, 她梨花带雨的样子……像极了儿时学剑受伤时把自己护在怀里的母亲……

   赫连倾闭了闭眼,眼眶迅速泛起的热度让他有些意外,胸口沉重得仿佛大石积压, 他轻喘口气, 再睁眼时眸中又是一片冷静淡然。赫连倾皱了皱眉,看着那女人一步步走到自己身前, 颤抖着手停在他的脸侧。

   似是不敢, 又似极力压抑着, 纤细的手指在空气中虚无地描摩着赫连倾的样子,在无声的恸哭中, 她微仰着头眼神在赫连倾脸上扫过,几不可闻地抖着声音说:“长高了,也长大了……”

   仿佛一记重锤直击胸口, 赫连倾眉峰微蹙,眸色复杂, 他抬手将一直停在自己脸侧的双手轻轻贴在脸上, 双唇微启:“母亲。”

   两个字既轻且短,却震碎了一屋子凝固的空气,赫连倾胸口滞闷更甚, 他垂眸凝视着脸挂泪痕愣在眼前的人,轻声重复道:“母亲。”

   “倾儿!”那烟眉仙子仿佛再也压抑不住,扑上前来,将赫连倾紧紧抱住,放声痛哭。

   赫连倾微微弯了腰,任由那女人抱着,任由她轻颤着手一次次抚过他的头,然后在哭声中一遍一遍重复着自己的名字。

   在场人并不多,白云缪略显贴心的支走了下人,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相拥在堂中的两人,扯着袖口擦了擦眼角,一派感动不已的模样。

   张弛立于一侧,暗自心惊,他不知道陆夫人的样子,却也看得出这位烟眉仙子与庄主在眉眼之间那难以忽略的相像。

   “倾儿,”那女人渐渐冷静下来,声音仍带着浓重的哭腔,她

46、第四十六章 谎言 (1/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