掌中阅小说 > 历史军事 > 迟开的曼陀罗花最新章节列表

迟开的曼陀罗花

作  者:何斌
动  作: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直达底部
最后更新:2020-10-26 06:14:20
最新章节:迟开的曼陀罗花第66章拜访老猎人
罗霄山脉北段赣西南与赣西交界处,有罗山、背山、鸡笼山、升华山和玉华山五大名山。它之所以出名,不仅是因为它的雄奇、险峻,还是因为它是土匪的摇篮。这里有闻炽山、聂林荒、杜显之、熊汉仲和林欣儿五大土匪。他们各盘踞一山,各显其势力,各有各的统治区域。话说这年的三月,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。赣鄱平原上一支国民革命军兵败后被迫撤往山区。俗话说:“兵败如山倒”。由于饥饿和疲劳,加上对死亡的恐惧,这支部队的军纪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。上尉营附汤铁锁对躺在担架上的营长华卓然说:“营长,你还是暂时离开部队吧!我派人护送你进城,先把伤养好了再说。”华卓然是被手榴弹炸伤的。当时他带着部队正向外突围,不想不知从那飞来一颗手榴弹,就在他的脚下。卫士孙喜宝一边喊:“危险!”一边推了他一把。孙喜宝当场被炸死,华卓然也身受重伤。由于当时情况太紧急,部下把华卓然往担架上一塞,抬起来就往外跑,一直跑出包围圈。但是敌兵又追上来了。华卓然被简单地包扎了一下,又被抬着跑了起来。当摆脱了敌兵的追击之后,这支部队停下来一看,三百多人的部队,最后剩下仅七八十人。华卓然昏死过几次,但凭着自已坚韧的毅力,最后还是挺过来了。此时听到汤铁锁的话,华卓然默许了。汤铁锁叫来一连长齐树林,对他说:“树林,你带着孙旺才和贾保义护送华营长进富城,找到保和堂的叶经理,他会帮你。”齐树林说:“是!”汤铁锁拿出一封信和一个布袋,又说:“这封信你交给叶经理,这一百块大洋权当华营长的医疗费。安置好了之后,你们就回来。”“副营长,那我们到那里去找您呢?”齐树林问。“荷溪镇。我们会在那儿休整。”汤铁锁说。“是!”齐树林答。“一路上注意安全。现在富城被叛军所占,你们要格外小心。”汤铁锁最后叮嘱。“放心吧!我们会注意的。”齐树林坚定地说。“去吧!”汤铁锁拍了拍齐树林的肩胛。当晚,齐树林带着孙旺才和贾保义抬着华卓然就朝县城的方向走去。汤铁锁带着部队继续往深山里撤。部队遭到这么大的损失,一时半会很难恢复元气。而叛军呢,肯定会趁着大获全胜的时机疯狂搜捕革命军。所以现在,保住这支部队不至于溃散是关键。这个故事发生在北伐战争时期,国民革命军打进江西的时候。开初还很顺利,当进入袁水流域后,国民革命军中的一支部队受了北洋军阀的诱惑,反水了。叛军打开城门,放北洋军阀的部队进城,国民革命军被迫苍皇应战,受到严重的创伤。据说这支反水的叛军部队,是在湖南收编的原北洋军阀的部队。汤铁锁带领部队一路撤,撤到了玉华山下的荷溪镇。荷溪镇是进入罗霄山脉北段的第一个镇。是袁水的上游,属富城管辖。玉华山的土匪头子叫杜显之。荷溪镇来了军队的事,很快就有人报告了他。荷溪镇是他统治的地方,凭什么让给这伙当兵的?杜显之想。后来他打听清楚了,这支叫国民革命军的部队是刚刚在县城被北洋政府打败了部队,是一支已成惊弓之鸟的部队。加上这支部队军纪太差,军官遏制不住士兵抢劫老百姓的东西,有的还强奸妇女。老百姓对他们恨之入骨了。汤铁锁想整顿纪律,他知道不整顿,这支部队在荷溪镇就站不住脚。他找来二连连长桂顺兴、三连连长范冬生,对他们说出了自已的担心。两个连长明里表示支持营附,暗里却不愿意。汤铁锁看出来了,要想制止部下胡作非为已经是不可能。这时他后悔派了一连长去送华卓然。一连长齐树林是他的兄弟,如果有他在,二、三连长不会成现在这样。好在一连还有三十几个兄弟,不知自己能不能管得了。于是他派心腹去叫来一连的副连长高祥瑶,看这事有没有转圜的余地。副连长高祥瑶来了,他表示支持营附。他说一连的人没有参与抢劫!大家也知道,对一支部队来说,抢劫就是自杀。为了挽救这支部队,汤铁锁想进行最后的努力,说服二、三连长停止胡作非为。就在这时,一连附高祥瑶来报告,刚才二、三连长来找他,要我们联合起来对你动手,你快跑吧!汤铁锁不想一连也陷入万劫不复之地,就想带着一连走。高祥瑶考虑片刻,就答应了。于是汤铁锁和高祥瑶连夜就悄悄地带着一连离开了荷溪镇。恰在这一晚,杜显之的土匪下了玉华山。带路的竟然是荷溪镇的老百姓。老百姓都知道外江佬①住的地方,土匪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桂顺兴、范冬生围住。哨兵发现了土匪,发出了警报。双方打了起来。土匪毕竟是土匪,人数虽然众多,却是乌合之众。桂顺兴和范冬生他们久经战阵,打了一个时辰,竟然占了上风。杜显之一看不能胜,立即撤兵,他要去联合他的把兄弟,升华山的熊汉仲,一起来对付这伙外江佬。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①外江佬:土匪们对外来人的蔑称。这下可害苦了老百姓。这些外江佬认为:你们还敢勾结土匪来打我们啦?那可就对不起了!你要不仁,别怪我不义!桂顺兴和范冬生鼓动部队,索性来个一不做二不休,先灭掉荷溪镇的老百姓,再攻打玉华山,来个占山为王。荷溪镇虽然不大,也有上百号人。桂顺兴和范冬生就将这些人赶到袁水边上。桂顺兴说:“老少爷们,我们本来不想伤害你们。我们北伐打北洋军,你们本应犒劳我们。我们拿了你们一些东西,睡了你们几个女人,你们居然去报告土匪,带土匪来打我们。你们就是土匪!这个镇子就是土匪窝!既然是土匪,那可就怪不得我们了!哈哈哈哈!”桂顺兴一劈手,“杀!”一时间,机枪、步枪就响了。直杀了一个时辰,一百来人就被他们杀光了,鲜血在河滩上流淌着,流进河里,半边河成血河了。罗霄山脉北段赣西南与赣西交界处,有罗山、背山、鸡笼山、升华山和玉华山五大名山。它之所以出名,不仅是因为它的雄奇、险峻,还是因为它是土匪的摇篮。这里有闻炽山、聂林荒、杜显之、熊汉仲和林欣儿五大土匪。他们各盘踞一山,各显其势力,各有各的统治区域。话说这年的三月,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。赣鄱平原上一支国民革命军兵败后被迫撤往山区。俗话说:“兵败如山倒”。由于饥饿和疲劳,加上对死亡的恐惧,这支部队的军纪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。上尉营附汤铁锁对躺在担架上的营长华卓然说:“营长,你还是暂时离开部队吧!我派人护送你进城,先把伤养好了再说。”华卓然是被手榴弹炸伤的。当时他带着部队正向外突围,不想不知从那飞来一颗手榴弹,就在他的脚下。卫士孙喜宝一边喊:“危险!”一边推了他一把。孙喜宝当场被炸死,华卓然也身受重伤。由于当时情况太紧急,部下把华卓然往担架上一塞,抬起来就往外跑,一直跑出包围圈。但是敌兵又追上来了。华卓然被简单地包扎了一下,又被抬着跑了起来。当摆脱了敌兵的追击之后,这支部队停下来一看,三百多人的部队,最后剩下仅七八十人。华卓然昏死过几次,但凭着自已坚韧的毅力,最后还是挺过来了。此时听到汤铁锁的话,华卓然默许了。汤铁锁叫来一连长齐树林,对他说:“树林,你带着孙旺才和贾保义护送华营长进富城,找到保和堂的叶经理,他会帮你。”齐树林说:“是!”汤铁锁拿出一封信和一个布袋,又说:“这封信你交给叶经理,这一百块大洋权当华营长的医疗费。安置好了之后,你们就回来。”“副营长,那我们到那里去找您呢?”齐树林问。“荷溪镇。我们会在那儿休整。”汤铁锁说。“是!”齐树林答。“一路上注意安全。现在富城被叛军所占,你们要格外小心。”汤铁锁最后叮嘱。“放心吧!我们会注意的。”齐树林坚定地说。“去吧!”汤铁锁拍了拍齐树林的肩胛。当晚,齐树林带着孙旺才和贾保义抬着华卓然就朝县城的方向走去。汤铁锁带着部队继续往深山里撤。部队遭到这么大的损失,一时半会很难恢复元气。而叛军呢,肯定会趁着大获全胜的时机疯狂搜捕革命军。所以现在,保住这支部队不至于溃散是关键。这个故事发生在北伐战争时期,国民革命军打进江西的时候。开初还很顺利,当进入袁水流域后,国民革命军中的一支部队受了北洋军阀的诱惑,反水了。叛军打开城门,放北洋军阀的部队进城,国民革命军被迫苍皇应战,受到严重的创伤。据说这支反水的叛军部队,是在湖南收编的原北洋军阀的部队。汤铁锁带领部队一路撤,撤到了玉华山下的荷溪镇。荷溪镇是进入罗霄山脉北段的第一个镇。是袁水的上游,属富城管辖。玉华山的土匪头子叫杜显之。荷溪镇来了军队的事,很快就有人报告了他。荷溪镇是他统治的地方,凭什么让给这伙当兵的?杜显之想。后来他打听清楚了,这支叫国民革命军的部队是刚刚在县城被北洋政府打败了部队,是一支已成惊弓之鸟的部队。加上这支部队军纪太差,军官遏制不住士兵抢劫老百姓的东西,有的还强奸妇女。老百姓对他们恨之入骨了。汤铁锁想整顿纪律,他知道不整顿,这支部队在荷溪镇就站不住脚。他找来二连连长桂顺兴、三连连长范冬生,对他们说出了自已的担心。两个连长明里表示支持营附,暗里却不愿意。汤铁锁看出来了,要想制止部下胡作非为已经是不可能。这时他后悔派了一连长去送华卓然。一连长齐树林是他的兄弟,如果有他在,二、三连长不会成现在这样。好在一连还有三十几个兄弟,不知自己能不能管得了。于是他派心腹去叫来一连的副连长高祥瑶,看这事有没有转圜的余地。副连长高祥瑶来了,他表示支持营附。他说一连的人没有参与抢劫!大家也知道,对一支部队来说,抢劫就是自杀。为了挽救这支部队,汤铁锁想进行最后的努力,说服二、三连长停止胡作非为。就在这时,一连附高祥瑶来报告,刚才二、三连长来找他,要我们联合起来对你动手,你快跑吧!汤铁锁不想一连也陷入万劫不复之地,就想带着一连走。高祥瑶考虑片刻,就答应了。于是汤铁锁和高祥瑶连夜就悄悄地带着一连离开了荷溪镇。恰在这一晚,杜显之的土匪下了玉华山。带路的竟然是荷溪镇的老百姓。老百姓都知道外江佬①住的地方,土匪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桂顺兴、范冬生围住。哨兵发现了土匪,发出了警报。双方打了起来。土匪毕竟是土匪,人数虽然众多,却是乌合之众。桂顺兴和范冬生他们久经战阵,打了一个时辰,竟然占了上风。杜显之一看不能胜,立即撤兵,他要去联合他的把兄弟,升华山的熊汉仲,一起来对付这伙外江佬。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①外江佬:土匪们对外来人的蔑称。这下可害苦了老百姓。这些外江佬认为:你们还敢勾结土匪来打我们啦?那可就对不起了!你要不仁,别怪我不义!桂顺兴和范冬生鼓动部队,索性来个一不做二不休,先灭掉荷溪镇的老百姓,再攻打玉华山,来个占山为王。荷溪镇虽然不大,也有上百号人。桂顺兴和范冬生就将这些人赶到袁水边上。桂顺兴说:“老少爷们,我们本来不想伤害你们。我们北伐打北洋军,你们本应犒劳我们。我们拿了你们一些东西,睡了你们几个女人,你们居然去报告土匪,带土匪来打我们。你们就是土匪!这个镇子就是土匪窝!既然是土匪,那可就怪不得我们了!哈哈哈哈!”桂顺兴一劈手,“杀!”一时间,机枪、步枪就响了。直杀了一个时辰,一百来人就被他们杀光了,鲜血在河滩上流淌着,流进河里,半边河成血河了。
作者:何斌所写的《迟开的曼陀罗花》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为转载作品,章节由网友发布。
新书推荐: 宋胆 我的意呆利 三国之谋伐 攻约梁山 带个系统打鬼子 争霸从死守城池开始 大唐逍遥小神医 神话版三国 去三国直播 迟开的曼陀罗花

《迟开的曼陀罗花》正文

推荐阅读: 明末之草原为王 火神 红楼大贵族 汉起 抗战最牛山寨 三世一兵 盛唐开始于南海 抗战韩疯子 一尺河山寸寸血 盛唐陌刀王